“2013-2014”节选










 《瓦拉纳西所谓西方极乐》
离开圣城瓦拉纳西前往德里的火车上,
那些苦修的僧人时不时又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面对着无情的恒河水,
静静盘坐在恒河的岸边,
看朝起朝落的余晖,
抛下所有物质追求,
一心追求精神的解脱,
深邃的眼神凌乱的衣发,
他们是否是最接近自然宇宙奥义的人类?
于我,
始终无法理解西方极乐世界的真谛,
也许一生的冥想他们早已摆脱世俗的顽劣,
看破红尘的心里暗藏着人类纯洁的心镜,
那便是他们的极乐世界,
当年的佛祖释迦牟尼是否也是如此放下贵为王子的一切,
开始了普度众生的旅程,
但愿有一天我也能大彻大悟,
尘归尘,
土归土,
自有宇宙无量。
2014.09.24
 

《川行水烟》
点一只水烟,影隐萦饶。
初入喉咙的轰呛,陈年的难熬。
入肺沉淀那刹膨胀,击落青春年少。
与你定情在巴黎,青涩苹果的味道。
晃一团烟雨,浮世开罗喧闹。
 2014.10.18
 

《川记威尼斯迷雾》
华丽的贡多拉穿梭在这座水上都市,
渐行渐远的背影仿佛即将消失的这里,
圣马可广场的钟声鸣起,
一只只海鸥张翅飞翔,
谁是凡间的天使,
陨落Burana的少女,
我想与你一起在里亚托起舞,
忧伤的叹息桥,
美的让人窒息的回廊,
如果这终将沉没,
请把我收入画卷。
2014
 

《川记佛罗伦萨之影》
文艺的种子随着阿诺河在这里蔓延,也许我们没有徐志摩笔下翡冷翠的温柔,
作不出诗人但丁的《神曲》,也没有米开朗基罗雕塑与达芬奇绘画的天赋,
但这并不影响你欣赏艺术的心。
漫步佛城巷道,你已然成为艺术的一角,不知不觉走入绘画。
且让我也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我对艺术的追求。
2014

 
《川记布拉格列车》
红红  在黄黄绿绿  恍过,
撒下红霜  落土金黄,
再美枫  也有季节突兀。
驶向捷克的列车,
总似闪过二战篇幅。
如秋意  凉  浸不透  布拉格之舞。
上帝在云端,
战火不及的咒符。
才有不同文明的浓缩,
流不出  散不出  布拉格的雾。
2014
 
 
《梦往圣托里尼》
狼山上教堂的钟声将我从被窝里拉起,踏上高速行驶的绿线直达Piraeus,
极富视觉冲击的涂鸦让我游离的元神瞬间归位,
没有嬉嚷的人流和拥堵的道路,地中海的寒流夹杂着黎明的温柔,
仿佛司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特性感身体扭动的温存,
在这寒冷的冬季,身体却在燃烧,
如果这是梦境里的童话,那就请您让我永眠,
直到用尽世界所有的蓝,唤醒我冻结的身躯。
2014
 
 
《醉在圣托里尼》
我愿今生在Oia往复,哪怕哈迪斯的黑夜无法抗击。
我愿美杜莎石化我的方向,只为晚霞沉入海底的日。
我愿盘坐山崖受波塞冬的拍打,只求伴舞动风车的寂。
赫淮斯托斯的烈焰在山体内窜动,我却静静凝望着这片深蓝的海。
因为信仰在建筑的圆顶,那是我灵魂的根基。
蓝色在教堂,蓝色在天界,蓝色在爱琴海,
阳光在蓝色闪动,击落所有梦想,把世界所有的蓝都给你。
2014
 

《川忆迈索尔列车》
一个人去印度,
真没有太多与勇敢有关的理由。
只是因为,
没有朋友比你对这个国度更有兴趣。
以及你对世界的好奇心大于对未知的恐惧。
所以有了后面这一段路:
约旦—埃及—欧洲,
一个人晃荡在北印。
2014
 
 
《莫斯科扎》
曾经一直想做一棵树,驻足在生我的土壤,
陪父母慢慢变老,与朋友欢聚一堂,
甚至童话里扎根在时光隧道的一角,这样不悲不喜没有变化。
而今天我渴望做水,
蒸馏成云看云端之上的粉,与闪电交融成气无处现身又无处不在。
嘲笑我疯癫,我想散落为雨,参悟落叶归根的轮回,
我痴心妄想流入河流、海洋,只为摆脱束缚我自由的牢笼。
2014

 
《仁青休布错》
清晨的刺骨,
不能退却阳光的温热。
前往文布村的路,
满是夜雨留下的水坑。
远处的湖泊像夜未归宿的少年,
浑身冻僵。
随着曙光女神的眷恋,
阳光从雪山折射到湖面,
清冷的少年终于露出笑容,
如是归家的心暖。
2014.08.14
 
《误入阿特兰蒂斯之海》
傍着晚霞,
红海的天空渐渐变成了红色,
海面也从深蓝变换成淡蓝的银波,
来到这里纯粹是误打误撞,
却也是造化弄人,
让我误入这片珊瑚之海。
2014
  
 

《凤凰晨》
扁舟独行,沱江泛水袭板桥;
烟波晨冉,雾中听台震楼脚;
醺酒初醒,艳遇凤凰悦指绕;
柴扉避客,卧榻竹间枕眠摇。
2013
 

《十年再返太平湖》
2003再返太平,
怎的  找回十年前?
湖岸被地盘包裹,
道旁的树,
规整  没了自然美。
姥姥搀着姥爷,
母亲额上并着银发。
人在变,事在变,
似乎没有什么  一尘不变,
走过的路  在变,
吃过的餐厅  在变,
十年  在变。

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